李克强:全面压实责任,扎实做好防汛抗旱工作
春风又绿江南岸 ——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纪实
春天,汇聚复苏的力量——写在2020年首季中国经济收官之际

李文亮母亲:他不会撒谎,遗憾未送别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  来源:凤凰网-每日经济新闻  字体大小[ ]

   原标题:李文亮母亲:他不会撒谎,遗憾未送别

  2020年2月7日凌晨,曾因在同学群发布疫情信息而遭训诫的李文亮医生抢救无效,不幸离世。

  1月31日,记者曾问他:你现在最挂念的是什么?

  李文亮:最挂念我的家人,我的父母还在住院,我的爱人现在怀着孕。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,我希望疫情赶快控制住,大家都能好好的。

 

一位市民在积雪上写下纪念李文亮的文字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李文亮母亲:

  他不会撒谎,遗憾未送别

  据报道,李文亮,籍贯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,今年34岁。2004 年李文亮参加高考并报考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,在厦门短暂工作3年后,重返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,顺理成章地开启了留在武汉工作、生活的历程。

  “我的妻子是其他医院的眼科医生,孩子才5岁。现在妻子带着孩子在丈母娘家生活。”李文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生病期间每天都和爱人微信聊天、视频,他们也会给我加油鼓励。

  但如今他却和家人们永别了。

  据梨视频,刚治愈出院的李文亮父母赶到医院整理遗物。因疫情缘故,二老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,成为他们的遗憾。

  以下是李文亮母亲接受电话采访的原话全文:

  谢谢你们大家的关爱,现在说真的感谢你们社会各界对他的支持,对他的厚爱,20多天以前他的病情基本是稳定的,也能下床,还能吃饭,突然就这两天恶化就这样了,昨晚上他们医院驱车给我们二老接过来了,然后给他尸体送殡仪馆去了,完了回来在医院处理我儿子的遗物,没有见到最后一面,就在医院抢救治疗我们都没有看见,好遗憾不让看。

  尤其他这个传染病,骨灰先寄存在殡仪馆,因为他媳妇还没有在这边,我儿子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,我儿子那时候发现武汉情况不好,就给孩子送他姥姥那里去了,他姥姥在襄阳,媳妇和孩子一直在她妈家呆着,我们二老在武汉。他们现在感觉还好,还没发现什么,我们身体暂时还好吧!我也是得上了这个肺炎了,刚出院几天,我和他爸都治愈了!

  可惜孩子,孩子没挺过来,34岁,他非常有潜力,非常有才华的孩子,不像会撒谎会什么的人,都是忠于职守的人,媳妇二胎六月份马上就要分娩了,你说咋办啊?这个家,是不是破碎了?现在有什么情况也得扛着,家里亲人谁也过不来,就我们两人在这里挺着,不少人给我打过电话,都是陌生人,要给帮助,要给捐助,我说我们都好,谢谢你们了。

  与李文亮的最后对话:

  如果康复了,我还会当大夫

  1月31日,李文亮接受了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的采访,这时,他已经住院19天。以下是记者与李文亮的对话实录:

  记者: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?

  李文亮:精神和食欲好很多,但还是呼吸困难,不能活动,要绝对卧床休息。我的肺功能恢复得比较慢,其他还好。

  记者:你当时怎么发现有SARS病毒这个消息的?判断的依据是什么?向上反映了吗?领导怎么决定的?

  李文亮:当时是同事发给我一个患者的检测报告,上面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显示,<高置信度>阳性指标里,第一项就是SARS冠状病毒。因为不是我的病人,我也不好向领导报告。

  记者:你是什么时候判断这次肺炎是人传人的?那时感到害怕吗?

  李文亮:1月9号时,我接诊了一个病人,然后得知这个病人和他的家属相继感染,我就确定这个病存在人传人了。很快,1月10日我自己就出现了咳嗽症状,11日我就开始发热,那时我感到了害怕。

  记者:为什么害怕?你当时对这个病毒的致病性是怎么考虑的?

  李文亮:我怕不能恢复。我当时咨询了呼吸内科的同事,他们觉得这次病毒的致病性可能不及SARS,然后安慰我年轻,没有什么特效药,就是熬时间。

  记者:你12月30日就得知了病毒信息,自己为什么还被感染了?

  李文亮:因为我是眼科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接触到相关病人,有些大意了。现在想想,一切来得太快了,太快了。

  记者:入院后你做病毒核酸检测了吗?为什么一直没有检测结果?

  李文亮: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一直没有确诊结果,但是我最近又做了检测,结果显示是阴性。

  记者:你看过自己的CT吗?那是什么样的?

  李文亮:第二次检查时,影像结果已经很不好了。但是都是意料之中的,我知道这个病有个发展过程。当时我不能离开高流量吸氧,侧个身都要喘很久,挺痛苦的。(记者注:李文亮提供的CT影像显示,在他第二次检查时,肺部已经有80%左右的区域变白。)

  记者:你觉得自己在微信群里说的是谣言吗?为什么要签字?

  李文亮:我觉得我说的不是谣言,我是医生,我相信检测结果。而且后来我也强调是冠状病毒,具体还在分型。我之所以签字,是因为我想让这件事赶快过去。从派出所出来后,我还放松了些,毕竟没有被拘留,没想到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。

  记者:国家疾控中心的专家说你们是可敬的,你怎么看?

  李文亮:我只是个普通人,不是什么英雄。但如果大家更早知道疫情,提早防护,肯定情况比现在更好。

  记者:12月30日,你把疫情信息发到同学群里后,他们有做什么准备吗?

  李文亮:他们很多人买了口罩,也提醒了家人。截图外传后,大家也为我担心,为我鸣不平。

  记者:医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通知医生注意防护的?以什么形式通知的?

  李文亮:大概是1月10日左右,医院开完会,科室传达我们要注意防护,三级预防。但当时恐怕做不到完全的三级防护。

  记者:如果整件事重新来一遍,你会怎么做?

  李文亮:我应该还是会提醒同学们注意。

  记者:康复后你还会当大夫吗?你会让自己的孩子选择这份职业吗?

  李文亮:我还会当的,没有别的技能。但是我应该不会建议我的孩子当医生了,风险太高。

  记者:你现在最挂念的是什么?

  李文亮:最挂念我的家人,我的父母还在住院,我的爱人现在怀着孕。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,我希望疫情赶快控制住,大家都能好好的。

  爱尔眼科:

  李文亮妻子为公司员工,

  将支付其子女生活津贴及学费至大学毕业

  另据爱尔眼科微信公众号,爱尔眼科沉痛悼念李文亮医生,公司已经启动员工关爱计划。

  据悉,爱尔眼科人力资源中心向集团员工关爱管理委员会请示,李文亮夫人为武汉爱尔眼科员工,现怀孕6个月,此前已与李文亮育有一名5岁男孩。特申请将其列入员工关爱计划,由公司支付其两个子女生活津贴及学费直至大学毕业。

  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今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李文亮的夫人自2010年12月起加入爱尔眼科,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工作,公司对此义不容辞。

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